风雨情丝
宣布时刻:2019-07-05 15:24   来历: 三都文明   作者:王国斌  点击:

小雨从清晨开端,一向淅淅沥沥的下着,流动的雨线,细细的,雨中的和风,柔柔的,亲热地带着连绵的丝雨,落入了厚重的大地。

望着窗外雾蒙蒙下着小雨的天空,惆怅的心绪,犹如雨中的织锦年月的断碧残红,瞬间泛起了雨滴剪不断理还乱的空鸣。

 

怀念和挂念犹如窗外的雨丝,密植如网,植入了心,网住了情,听凭和风吹拂,触摸着那些早年的回忆。

此时,窗外的小雨还鄙人。此时,她在干啥?雨滴是否侵湿了她的衣裳,打湿了她的脸庞?她成了啥容貌?

 

单独站在窗前的我,思绪回归了根源。天然想起某年某月的这一天。在仲夏的那个时节里,雨对风的暗恋,痴痴傻傻。“心雨”之痛,如“决堤之海”苦天边。

挚爱雁南飞,拂过墙藤,投石子,只为再看你一眼,心柔碎,不知雁何归。即便有风霜雪雨,也期盼看到大雁报春时,花香盈盈,轻轻吐出芳香,悄然生根,发芽,直至抽穗。

 

一向一向在心中信任,雁南去,必有北偿还,期盼!期盼!那是隐藏在旱季里的怀念。那是一段,芳华的年月,模糊的年月,红尘中最深孤寂的回忆。

雨是激越的,风是温顺的,风抱着雨,雨连着天,雨是天上之水,风是大地之气,风雨纠缠,魂灵相融,印证了天地合一的真挚。

 

感叹年月蹉跎,韶光流动,风和雨覆过了韶光,盖过了花影,仍掩不住雨对风的脉脉痴情,仅仅落在眉间的雨,有着浸入肌肤之痛,风吹来之时,雨潜入梦,隐藏着早年的过往……

风雨的绮思,盛满了心田。一场唯美的梦,在激动的心房里,完成了春的开放。雨对风吐露了心声,奏响了雨与风的至纯挚爱。风和雨相对默视,泪眼模糊。

 

雨问风:是否能够浣洗回忆中的哀痛;风问雨:是否能够承载余生温顺的梦香。风在雨中言,雨在风中答。春花春月,雨意衰退,风仍然笑意唇边。

风是温顺的,雨是润泽的,风是雨的睡莲,雨是风的脊椅,纠缠在落日的晚霞里,逶迤了雨中一切的美丽,定格成最美的梦境。这个梦只要风雨能够共享,绵远悠长……多想,多想,这个梦不再醒,一向一向做下去……

 

窗外的雨,仍旧下着,风,仍旧飘着,情未了,这是依依的亲情,如雨般的怀念……风在前,雨在后。

风能借雨三十年,雨缘何不能陪风三十年。风雨相伴,风不行“收回”雨,雨更不肯被风“吹干”,只要风停了,大地掩埋了雨的天。

 

有时想想,或许风不是真的那么喜爱雨,而仅仅在雨境,风百般无奈的释怀了雨的纠缠,才踏入雨中的惋惜。

这样看来,雨是否有点自私和无赖?希望风能捎去雨的真挚,雨是多么想光临风的脸。等候,等候。这是雨的呼喊。

 

在神往往日的今日,雨不知道,风是否也有相同的怀念?但雨知道,在一场一场的风雨里,人世的红尘中,有多少人,曾被悄然地改动?又有多少人,曾被悄然的淋伤?又有多少人,在风里雨里有过惋惜?

年月的脚步仓促,踏碎了多少愿望。韶光的河流,再也不能回到早年。隔屏的怀念,泪水在湿润的眼眶里打转。

 

只想牵手,在风雨中沉积,把梦缘续延。在落日里具有最适的温暖,把余生的年月,塑造成金色的灿烂。

风中,念你,把几粒小字种在风里,便会长出你的姓名,显露你的笑脸,尘封的温暖再次被吹开。

雨中,念你,让雨水把过往的哀痛冲刷,滋补一段如锦的纠缠,穿过雨中的云,去寻找你风中的呼吸。

 

风雨纠缠着,情丝就这样悠然于风雨中,洒满了早年的夸姣与一怀的牵挂。

风还在吹,雨仍鄙人,我情不自禁的把风雨记载下来,把心中的怀念倾于笔尖。待到老去之时,仍然能够伴着月光静静阅翻,心里理解,念想还在。